• 学习交流
  • 职工文苑
  • 热点关注
  • 法律法规
  • 经营发展 & Operation Management
  •  联系我们
  • 地址:重庆市南岸区南滨路162号2幢
  • 邮编:400061
  • 电话:62630613
  • 传真:62630613
  •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经营发展

    七曜山上添“新绿”

    ——蒲叶林风电场二期项目建设综述

    文/向琼   图/向琼 刘洪仪 周剑锋 胡友波   责任编辑/谭磊   2021年04月14日   字体:【    

    蒲叶林风电场。刘洪仪 摄_副本.jpg

    蒲叶林风电场。刘洪仪 摄

    “截止2021年4月9日0点,蒲叶林风电二期16台风机累计发电5126万度,并且故障率很低,经济效益可观。”清洁能源云能公司风电分公司技术员陶洪江电话里介绍说。

    蒲叶林风电场二期项目是重庆市“十三五”电力发展规划重点工程建设项目之一,位于湖北省利川市与重庆万州区交界处的七曜山脉。该项目为蒲叶林风电场一期扩容项目,在已建蒲叶林风电场一期场址范围内新增可布机位点加密布置,扩建风机16台,总装机35.2MW,预计年发电8000万度。

    蒲叶林风电场二期工程于 2020年6月28日,首台机组并网发电, 同年9月30日,16台风机全部并网发电。

    “回想蒲叶林风电二期建设过程,先是抢风机,后是抢建设节点,大家展示出了敢拼、硬扛的战斗精神,为社会年增8000万度清洁能源,犹如在七曜山上添上了‘新绿’!” 风电分公司场长李向军激动地介绍说。

     

    抢风机——“敢拼”

    风能是一种清洁无公害的可再生能源,是化石能源理想化的能源替代。风电行业已成为我国第二大可再生能源发电来源。国家不断出台相关的补贴政策鼓励电网企业接纳风电,从而在全国风电企业出现了抢装潮,风机生产厂家成为“抢机战场”。

    受抢机风潮的影响,风机及配套设备紧俏,厂家出厂一台设备,用户抢运一台。蒲叶林风电场二期项目建设所需风机已于2019年签订购买合同,2020年7月还未出厂。早安装一天,就早一天的效益!清洁能源公司上下心急如焚,高度重视,随即开启“抢机模式”。该公司派出10多名精兵强将,分组赶赴风机生产厂家和各配套厂家,驻厂催货、驻场督导,使出蛮荒之力蹲守“抢”机,力争尽快把风机从厂家“抢”回项目建设现场。

    在“抢”机过程中,队员们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,讲购买合同约定,讲企业建设进度需求,尽最大努力希望得到厂家的支持。“抢”机的单位太多,一不小心,刚出厂的风机就被别的单位拉走了。对此,队员们在厂门口驻扎了下来,一边瞄准生产进度,一边瞄准“抢”机的单位动向,盯准盯牢出厂风机。队员们跟厂家半开玩笑说:“如果不给我们风机,那么装运风机的车要出厂,就必须从我们身上碾过去。”“虽然是玩笑话,但队员们真的是使出了蛮荒之力。”事后队员们感慨道。

    蒲叶林风电二期项目风机塔筒吊装。周剑锋 摄。_副本.jpg

    蒲叶林风电二期项目风机塔筒吊装。周剑锋 摄

    “抢”到风机后,运输途中也不能大意。为了保证风机从厂家运往项目建设现场的路途中“不走丢”,该公司指派队员对第一台风机进行了押车。载着叶片的货车长度达60多米,行驶缓慢,行驶时间受限、安全难度达,驾驶技术要求高,10多个小时的路程,走了30多个小时。负责押车的郑中良吃泡面,喝矿泉水,困了就靠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睡一会儿。问起押车过程中的辛苦,郑中良淡淡地说:“还好,只是长时间保持单一的姿势,脚有些浮肿。” 同事们却打趣说:“郑中良是骑在风机叶片上回来的!”

    “无论是在生产厂家‘抢’风机,还是跟随装载风机的车辆回建设现场,干部员工们都表现出了‘敢拼’的特质,没有这股拼劲,工程建设还将延后。”清洁能源公司党委书记、执行董事谭磊表示。

    蒲叶林风电二期项目建设现场。  胡友波摄_副本.jpg

    蒲叶林风电二期项目建设现场。  胡友波摄

    蒲叶林风电二期项目扇叶吊装。   刘洪仪摄_副本.jpg

    蒲叶林风电二期项目扇叶吊装。   刘洪仪摄

     

    抢调试时间——“硬扛”

    为了实现2020年9月30日,16台风机全部并网发电的建设目标,那么,每一台风机塔筒吊装完成后,必须一周内实现调试并网。 

    调试并网工序繁多,项目部管理者一方面要统筹做好各承建方的协调工作,确保各工序之间接替紧凑,不虚耗时间。同时要全程跟踪厂家做设备的耐压试验,把好工程质量关。

    耐压试验是检验电器、电气设备、电气装置、电气线路和电工安全用具等承受过电压能力。耐压试验施加的电压高,因此对发现设备绝缘内部的集中性缺陷很有效,是鉴定电气设备绝缘强度比较直接的方法。

    为了抢时间高效推进调试并网工作,项目部的管理者,把设备、线缆的耐压试验放在了晚上。他们白天忙完户外工作后,晚上全程跟踪厂家人员开展母缆、开关柜、主变、箱变等电器、电气设备、电气装置、电气线路的耐压试验。开关柜、电压器等做耐压试验需要3至5个小时;主变耐压试验是充电10分钟,断电10分钟,反复5次;箱变耐压试验是充电5分钟,断电5分钟,反复3次……每一种电器、设备耐压试验的方法、时间各不相同,但项目部的人员都必须全程参与,准确记录好相关参数,以此分析电器、设备的质量。无论白天多忙、多累,晚上都必须一丝不苟做好电器、设备的耐压试验,严把设备质量关。

    时间很快就到了既定的建设目标时间节点,最后一台风机调试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,但却发现差风机主控变频器模块配件。怎么办?时间这么紧,若在平时,至少得需要3—5天才能拿回来。厂家立即跟其它风电场联系,好不容易找到了配件,但谁去拿呀?本是厂家的事情,项目部为了抢调试时间,主动承担起了拿配件的任务。早上出发,驱车辗转300多公里,经过10个多小时的奔波,于晚上7点钟把配件拿了回来,最后一台风机如期调试并网成功。

    工作人员在远程监控风机运行状态。向琼摄_副本.jpg

    工作人员在远程监控风机运行状态。向琼摄

    捋一捋他们的建设过程,不是“抢”就是“扛”,真得是惊心动魄,异常辛苦。蒲叶林风电场场长李向军介绍说:“疫情过后,项目部人员近100天内没休过假;天气好时,几乎每天都工作时间都在12个小时以上;调试阶段,连续工作16个小时的时候也常有。”

    “正是他们敢‘抢’,面对困难都是硬扛,大家充分发扬了连续作战的精神,确保了16台风机在建设节点时间内并网发电!”清洁能源公司党委副书记、总经理陈民肯定说。